新周刊:用IT标准改造旅游业
09年12月01日     新周刊

       去路易·威登家里吃饭;在华盛顿见证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的就职典礼;和卡斯特罗的保镖把酒言欢……这是太美聚乐部400多个主题旅行中的片段,这是一个网聚富豪的圈子。

  在北京的钱柜、糖果等KTV,可以找到《南极之南》和《世外不丹》两首冷门歌曲,画面是一群中国游客去南极和不丹时拍摄的视频,而歌曲的创作者是新浪网副总裁王滨。

  2009年的大年初一,海达路德“前进号”邮轮正航行在前往南极的线路上。银泰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沈国军和时尚集团的老总刘江一行人坐在邮轮的休息室里聊天打发时间,王滨突然带着寒气闯进:“快跟我上甲板,你们都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他带着众人往甲板上走,推开邮轮顶层通向甲板的门,天空中飘落“羽毛般”的雪花,当灯光打在冰晶凝结的“雪羽”上时,泛出宝石光芒,远处的海上则漂浮着一座座幽蓝色的冰山。

  在众人“看雪”、“看山”之后的10个小时36分钟后,“前进号”到达了南纬66度33分、西经66度40分,成功完成了这条邮轮航线首次跨越南极圈的航程。

  这次南极之旅的发起方是北京太美聚乐部,创始人胡恃珲、郭明和梁冬的想法是,为精英级的客户定制最高端的出行方案。这个点子很快受到圈内人的认可,在“太美”的联合创始人名单中,可以发现冯仑、马云、王滨这样的商业大佬。

  “太美”的门槛

  在纳帕会员籍酒庄里与庄主共饮窖藏30年的美酒:在北澳阿纳姆地土著部落首领的带领下去海滩和丛林露营:去路易·威登家里吃饭;在旺多广场珠宝店藏有暗道的密室里欣赏18世纪的珠宝;在戛纳电影节期间与大牌明星一起走进影展电影院;去不丹皇室家中与国师一起参详禅经:在古巴一边抽哈瓦那雪茄一边听卡斯特罗的贴身保镖讲述这名铁血战士的传奇故事:在华盛顿见证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的就职典礼……很难想象以上这些都是一场旅行而已,而这正是两年来太美聚乐部400多个主题旅行中的片段。

  在“太美”的三个老板里,胡恃珲擅长的是商业投资,而梁冬以“凤凰名嘴”的身份走红后也投身进了商圈,两人都在圈子里有名气,但真正做过旅游的只有郭明。

  郭明20年前在北京旅游学院做讲师,“因为想赚钱”,迅速下海做了旅游业,凭借组织日韩世界杯观摩团,连续策划中国公民赴欧洲、马尔代夫、匈牙利、南非等地旅游首发团和首航团等活动,他逐渐成为旅游业的教父级人物。在筹办“太美”时,郭明的想法是建立一个“太美宗教”:“外国的高端人群基本上有一些相对普遍认同的‘高端标准’,而我们(国家)还没有。”这与太美聚乐部董事长胡恃珲的理念刚好契合,2007年年底,三个人在得到冯仑等人的支持后,把“太美”办了起来。

  冯仑是“太美”最早的客户之一,受他的口碑传播影响,马云和郭广昌等人也参与了进来。这些商业领袖级的人物一直是“太美”最重要的客户资源,也注定了享受“太美”的服务是有门槛的。在旅行团中,不少团是“闭合的”——会员指定团员名单,然后让“太美”量身定做旅行方案,“外人”挤不进已经组好的团。而这确实让不少带着投机目的、想要打入这一富豪圈的人失望了。

  胡恃珲坦言:“我们销售的是人生回忆。”回忆的载体包括为旅行团制作相册,拍摄纪录片、MV等等。

  这些不差钱的人的回忆在太美聚乐部的愿景规划中,可以每年为公司创造过亿的利润。

  和“趣皮士”一起上路

  在策划南极之旅时,“太美”首先在官网上发出了“冰之修炼”的召集令,并且附上了“……由于南极冰层融化,现在进入南极是限制名额的,每年南极组织只批准1万人次。今后有可能会取消所有的商业性质的南极旅行,所以此行南极之旅就尤为稀缺!必将是终生难忘的体验和记忆!我们期待您的繁多发现和感悟!期待彼此间最纯净的心有灵犀!”这样的广告词。

  除了在网络上接受召集的会员,“太美”的几位董事也加入了这个南极主题团,在确定参与者和旅行线路后,太美聚乐部设计乘邮轮18天游南极的行程,最终于2009年1月成行,带队者是曾经4次带队去南极、7次单身闯北极的资深旅行家张勇。

  这是太美聚乐部召集主题旅行团的典型流程——胡恃珲坚持用“聚”这个字替换了人们常用的“俱”,他自然认为这个“聚”更能体现高端旅行的功能:建立一个高端人群高端

  生活方式相聚与分享的平台,让这群人以“太美”为核心聚拢起来。与此同时,几位创始人还发明了“趣皮士”一词。

  “‘趣皮士’(trippies)除了‘趣’的意义,还可拆分为‘取’+‘走’。”胡恃珲解释为“希望每个人都能在旅行中取走他们所需要的精神价值”,“我们这群人没法用雅皮士、嬉皮士来概括,所以我们用趣皮士。”

  “旅行本身就是帮助每个人超越平凡生活的方法。”郭明之前20年在国内的旅行行业里,经历过太多“到此一游式”的旅行,“国内的低端旅行大都是低成本在运行,有的甚至是低于成本在运行,所以质量肯定很难高上去”。

  一次旅行的流程

  相比国内其他一些同行操作的高端旅行,诸如银行、旅行社的VIP会员旅行等,“太美”刻意让自己的专业性更突出。“注册‘太美’和‘聚乐部’,推出一系列理念、概念,就是更想要和其他旅行社、会所分割开来,专门做高端旅行。”胡恃珲强调的高端并不仅仅是旅行内容,还包括一个“以客户为主”的服务概念,很多主题是客户提出目的地、参与者等等方案,“太美”再根据这些客户需求,提供服务方案。

  而参与联合创办“太美”的11位董事,其中既有房地产商,也有投资家,更有几个席位属于IT人士。马云、梁冬、王滨等人除了给“太美”带来投资,还让这个以旅行为主要经营内容的聚乐部,多了一个用IT行业的标准改造旅游业的任务。

  在胡恃珲给各个主题团领队下达的任务中,有一项是细化时间点——把旅行中每天的行程细分为时间点,打印出来,领队们必须严格按照计划的流程提供服务。“有些甚至细化到一段旅行就有2000个时间点,比如‘早上7点在酒店集合’,那么领队就要把这件事细分为‘6点检查酒店morningcall是否落实’、‘6点30分去各房间检查客人是否起床’、‘6点40分检查旅行车是否到位’、‘6点50分给客人发信息提醒7点集合’、‘7点在一楼大厅电梯口检查集合人数’,如果只分到‘酒店集合’是不合格的——要最贴近客人、方便找到的地点,比如电梯。”胡恃珲承认,这样细分流程,目的除了规范服务、减少失误,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不能造成一个资深领队离职,公司的业务就瘫痪的局面。“以前的旅游业里,导游都是靠经验和记忆带队的,这种工作方式不容易学习,没法复制。”胡恃珲的理想状况是:即便资深导游、领队都罢工了,找一个刚毕业的学生过来,发他一张流程表格,也可以顺畅地完成带队任务。“这其实是用IT业的标准在树立一种新的旅游业的规则,我们就需要这样的规则。”胡恃珲表示目前公司还靠打印流程表执行任务,不久后将改成每人持了一个电子智能终端,并且和总部联网,所有的流程都通过网络管理,总部会发出提醒信号给每个领队,领队执行流程后也需在电子智能终端上提交“完成任务”的信号。

  “消费回忆”与“女性为王”

  在主题团结束旅行后,聚乐部还会制作画册,杂志、纪录片等附属品,用来保存会员们的旅行回忆。“人们谈起一次旅行的经历,除了旅行中的愉悦感,回忆中和谁一起去的,去做了什么新奇的事情,这非常重要。”胡恃珲将“销售回忆”摆在重要位置,这些副产品能使旅行社创造出一定数额的利润,而是否真的能成为旅行者们的必需品,还需要更长时间来检验。目前聚乐部还未启动会员年费制,分别按照旅行总花销的5%~30%的比例向会员收取服务费,“有些团很便宜,比如去趟柬埔寨一个人才8000元,去趟南极可能20万,我们收取服务费的标准也因为主题团所属的服务系列的差异而导致服务费比例不同”。胡恃珲解释,就如宝马车有“3系列”和“5系列”的区别,他们的主题团也有不同的服务级别“系列”,最高级的服务,按照“30%~N倍”的标准收取服务费。

  这个由十几个男人创造、经营的“聚乐部”,在去年一整年的消费额top10里,有4席是女会员,榜首的是年消费100万元的女会员,第一次去迪拜的旅行团里五男八女。而这并没有超出创办者们的预估。“女性更喜欢浪漫以及回味浪漫,她们消费额高是一定的。”胡恃珲介绍,参加旅行团的女性里,有女老板。但更多的是富商家眷和单身女白领。“太美”并没有直接解释为什么女白领喜欢进入富商圈。

  “的确会有很多想打入富人圈子的人,加入“聚乐部”,社交是主要目的。”这几乎是创立之前,所有的创始人都估计到的,郭明流露出“早已料到”的自如,“不过我们的客户自己也应该懂得辨认的。”聚乐部无意阻挠想要接近那些有钱人的上行者,而主题先行的组团方式,才是这些上行者接近富人的最大鸿沟。

  “组团分为横向和纵向两种。”胡恃珲解说,

<12>
© 2007 — 关于太美 | 会员服务 | 太美基金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使用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