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滨:自驾帆船去北极
09年07月30日     《风尚周报》
       
                                                          
                                                                              王滨,新浪网副总裁,太美联合创始人
                                                                         中国人首次无动力帆船环球航行发起人、船长。


        每次王滨有什么新动作,和他聊起,他总爱说:“我就爱自己玩儿。”

玩儿。大概确实是这样,但王滨的“玩儿”却不是说的那么简单,事实上,并非一般人玩得起。他玩帆船,全球环游,年初又去玩了一圈南极,而年底,他则要去北极玩儿了。

        几年前,“纵横四海”这几个字在中国航海界如雷贯耳。它并非是吴宇森的电影,但同样成了经典:那是中国民间首次帆船洲际远航,从法国拉罗谢尔港出发,靠一艘40呎双体帆船在海上漂了6个月,最后达到深圳,路经欧非亚三大洲、穿越七个海区、长达1.1万海里。王滨正是这一次“纵横四海”的发起人之一。

        纵横四海

        想不到,还有第二次“纵横四海”。

        第二年,王滨又和另外一群人,驾驶另一艘帆船,从法国戛纳出发,经过地中海、大西洋、加勒比海、太平洋,最后经南中国海达到深圳,与之前的行程构成一条完整的环球航线,完成中国人首次无动力帆船环球航行的壮举。即使是这样,谈起途中某些九死一生的经历,王滨仍然说是“玩儿”,想必海上之行早已使他变得更加豁达,他更愿意谈有趣的事,这个外表粗犷的男人在航行中有许多细腻的举动:为了保留易拉罐啤酒的纪念价值,所有在旅行当地买的啤酒都是从后面钻孔喝的;他还和船员一起,把梦想写进漂流瓶,然后丢进大海;而航海没到一个地方,他都会给儿子寄明信片……而在漫长的海上航行中,王滨不仅是船长,还是大厨。“在船上,所有人都喜欢我做饭,我也做得最多,”王滨说,“在这方面我确实有点特长,做饭也可以看出一个人的管理水平。”王滨在船上的时候,是所有船员最开心的时候,因为他总能想点法子,让他们一天吃到三顿。“我不在,他们一天就只能吃两顿,我喜欢安排这些东西,每天打开冰箱看看,安排一下,三顿吃啥。”

       

        南极之南

        年初从南极回来之后,除了带回20G相片,王滨还有一脑子、一肚子、一心里的感受,并写下“没到过南极,就没资格往酒里加冰块,因为你不知道冰雪的味道!”

        问及南极之旅的最大感受,他回答:“很震撼。一个非常纯洁的世界,没有被人污染,有些地方可能几十万年都没有人踏过,所以一脚踩下去,可能就成为历史。”

        这个从18岁开始抽烟、每天至少抽两包烟的男人,去完南极之后,竟把烟给戒了。“在到达南极之前我就不抽了,”他说,“整个南极世界太干净了,你会觉得自己抽烟的话非常不和谐,会污染那里的纯洁,所以就坚持不抽了。这也算是此次南极之行的意外收获。”对比之前的“纵横四海”,南极的感触无疑更深,他反复用“不可代替”来形容,而他更原因将它当成一种修行。

只是,王滨心里也有遗憾。

        原来,早在2008年的时候,他就一直计划着要自己驾帆船去南极,但一直没成形。一来事情太多,二来是觉得会很难,总觉得准备不充分。谁知道在他们一行人坐着破冰船去到南极的时候,却看到有人自己驾了帆船过去。“我才发现原来这也不是那么复杂。”王滨的口气甚至听得出后悔,“我打算让北极来填补这种遗憾。今年下半年,我计划自驾帆船去北极,这是今年的另一个大的目标。”

边走边唱王滨还喜欢弄些小曲小词,而最好的那些都是旅行的感受,他每次都会找国内一线音乐人谱曲,然后自己填词、演唱。他写的《纵横四海》已经红到法国拉罗谢尔南部的村子去了,整个村子的法国子都会唱这首歌;还有那首《船长》,已经翻译成法语,被许多欧洲的老船长们传唱。

        去完南极之后,王滨又捣弄出一首《南极之南》,找人拍了MTV,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可能,如同《南极之南》所唱的,每个到了地球最南端的人,都将学会在“在原净的冰点领悟,在生活的远方沉淀”。王滨自己这样解释这首词的含义:“人类本来就是由茫茫荒原开始的,最终也将回归到茫茫荒原,这是一个从起点到终点的过程。而当你身处南极大陆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很平静,让浮躁、匆忙的现代人一下子感觉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那么的多余。我们曾那么执著地想要改变世界,但到了这里,你才会发现原始的博大。”


© 2007 — 关于太美 | 会员服务 | 太美基金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使用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