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英雄”的生命瞬间—摄影师、旅行家、好利来公司创始人罗红
        一个用镜头捕捉生命瞬间的男人。

       一个用行走凝固生命符号的行者。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联合国环境署刚刚授予了罗红全球“气候英雄”称号,表彰他为环境保护作出的贡献。

       接受采访的时候罗红没有提到这个话题,他只是说自己马上要去联合国办摄影展,展出20多年摄影生涯中拍摄的33幅精华之作,从南极到北极,从乞力马扎罗山顶的积雪到肯尼亚马赛马拉的野生动物……

       “摄影是我人生最初的梦想,在多年的野外拍摄中,我深知人类活动给大自然造成的伤害。世界因为生物的多样性才更美丽,希望这次展览可以激励大家一起参与到保护地球的行动中来。”

 

       世界上最伟大的爸爸

       罗红办公室的墙上,绽放着他生命中不同的精彩瞬间,从中国西部到非洲大草原,从温暖湿润的草场到冰天雪地的南极。

       南极的照片占据的位置最大,在那个瞬间的记忆里,罗红像个孩子似的趴在地上,双手托着下巴,一脸顽皮地抬头看着与自己近在咫尺的帝企鹅。帝企鹅却是一副酷酷的表情,漫不经心地低头看着这个似乎比自己还矮一点的奇怪生物,不知是不是在思考一个多星期以来,这个家伙一直拿着各种奇怪的物体,在自己和伙伴中间穿来穿去,究竟在做些什么?
 
 

       其实不只这一张,罗红在南极拍摄的每一张照片都极动人,一些非常有名的摄影家在看到这些照片后不得不承认,罗红是众多拍摄过南极的摄影师中,拍得最好的高手之一。

       这样的拍摄对罗红来说,无异于一场挑战生命极限的冒险,在这场冒险中捕捉到的那些孕育伟大生命的力量和坚持,感动了他自己,也感动了每一个看到那些照片的人们。

       “刚到南极时,我们就经历了一次险情。因为飞到拍摄地坐的是那种可以在雪地上降落的小飞机,一定要降落在储存有汽油的地点。可那个地方的储存的油桶已经放了两年,当时插了旗子,但早被南极经常出现的时速200公里的大风吹没了,只能按卫星定位的坐标找。好不容易找到了,可南极的冰面凹凸不平,本身就很难降落,地面的风又很大,吹得大小颗粒状的雪满天飞,飞机反复在空中盘旋拉升了四次。到了第四次降落的时候,我甚至想,不会落不下去了吧?回想起来是一次有趣的经历,但当时真的有些怕。”

       罗红一行人进行拍摄的帝企鹅2号基地在南极的腹地,从南极爱国者基地乘飞机还要飞五六个小时,是人类首次涉足的地方。在极度严寒中,罗红住在帐篷里,要靠在脚上贴热可贴才能入睡。“最可怕的是被南极的大风折磨,吹得帐篷不停地摇摆,每天几乎只能睡两三个小时。这样的大风一吹就是一个星期,害得我每天都睡不着觉,眼睛肿得像桃子一样。吃的食物就更差了,每天只有三明治。面包、乳酪一夹,我恨死三明治了,看着就恶心。到后来拍帝企鹅时,我每天就只靠泡方便面和巧克力来维持体能。”

       在南极时,罗红每天要走40分钟才能见到企鹅,一天几乎要拍摄810个小时,凛冽的寒风、睡眠的缺乏,单调的食物、身体的不适,支撑罗红的就是每天一包的方便面、巧克力和要把美丽、感动带回来与人们分享的决心。

       直到现在,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的罗红,谈起南极,望着自己拍摄的照片,那种艰辛的经历和感触还会不时涌上心头。看到企鹅在冰天雪地里繁衍生存,看到帝企鹅的爸爸们在几个月的时间里不吃不喝,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孕育自己的小宝贝,发觉人真的很脆弱很渺小,而生命却是如此伟大,让人崇敬。

 

       世界上最伟大的妈妈

       这些年走遍世界拍摄,罗红曾多次遇到生命危险,在强烈的生与死的选择和震撼中,他认识到,生死是要顺其自然的。“生的时候,就要热爱生活、创造生活和享受生活,到了献出生命的那一刻,也是天命所在。”

       前些天,罗红又去了北极圈。刚从北极圈回来的时候,他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想见人,因为他的心还是如北极一样宁静,受不了人类社会的嘈杂。

       现在,北极熊们正受气候变化的严重影响,科学家们预测,如果地球变暖的问题不得到控制,北极熊将在本世纪灭绝。目前北极熊消亡的速度非常快,在罗红观察、拍摄北极熊的“北极熊之都”加拿大丘吉尔市,一年的时间里就少了100多只北极熊。
 
 

       每年的10月和11月间,丘吉尔市都会聚集着很多的北极熊,它们要等待海水结冰,然后踏上冰层,前往北极圈捕食。当捕猎开始后,公熊和小熊会进入北极圈,而母熊会留在附近,在雪洞里越冬,生育后代。小熊会在明年1、2月份出生,3月份就被妈妈带出雪洞。

       为了保护这些小熊不受到太多的干扰,丘吉尔市拍摄、观察北极熊的旅行项目每年只开放25天。这时熊妈妈会带那些刚出生1个多月的小熊,在离洞口不远的地方行走,适应一下气候,天气好的时候熊妈妈会带小熊出来晒晒太阳,然后再回到洞里。到了3月份,时间一到,就必须离开观察点。这时候熊妈妈就会带小熊迁徙了,带她到海边去学习捕猎海豹。这时候人类如果再在那里会干扰他们,政府就不允许了。

       不过在项目开放期间,整个丘吉尔市政府则是全体总动员,带着我们去找熊的是丘吉尔市的市长,陪同我们的全是当地市政府的工作人员,有的还开着雪地摩托,非常敬业。

       北极最冷的地方零下50多度,拍的时候很艰苦,由于长时间暴露在野外,我的鼻子都被冻伤了,回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黑黑的。相机更是必需准备两台,因为一台拍个10多分钟电池就耗光了,只能换着拍。但是拍到了那么多可爱的熊妈妈和小熊,一切真的很值得。

“我去年12月曾去拍过一次大熊,那时可以接近到150200近距离观察,成年的北极熊会走到我们的车前,用爪子‘邦邦’地拍车窗,很好玩。”说起与北极熊相处的日子,罗红就像个孩子,“观察到了北极熊整个的生存状态后,对他们的感情又不同了。熊妈妈在孕育小熊时,会有912月没有食物,还要把小熊生下来,生完后会很瘦。然后又要在那么寒冷的天气下把小熊抚养大,带到海边,真是很不容易。我走的时候,心里都酸酸的,我在住的旅店房间里留下了一句话:‘熊妈妈真伟大!’”。

       谈到对南北极最深的感受,罗红深情地说道:“当你静静地观察动物,深入地了解动物以后,你会被它们之间流露出来的亲情所感动,这一点也不比人类差。这些带给我很大的感触,人类应该热爱动物、尊重动物,我们都是这个星球上的生命,拥有同样的权利、同样的命运,一定要和谐相处,才能生生不息。”

       正如罗素所说:“人们应该去追求一种幻想,去捕捉和永久地留住他们在最初隐约看见的东西,正是这些使得他们爱得如痴如狂,人世间的一切快乐与它相比都黯然失色。所有伟大的艺术和科学都源于一种热望,即渴望表现那些最初是虚幻的景象,它是一种是人们宁愿舍弃安全和舒适而去光荣献身的美,具有这种热情的人决不会受到实用哲学的束缚,因为正是这种热情,才能显示出人类的伟大。”

<12>
© 2007 — 关于太美 | 会员服务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使用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