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旅行目的地

         与行军似奔波彻底说拜拜,那些游人如织的景点也满足不了终极旅行的梦想。探索10条地球上绝无仅有的路线,它们才能承载潮人最个性的度假需求。
 

        NO.1:战地阿富汗

        行程:喀布尔加兹尼坎大哈托拉博拉

        曾几何时,每个人都知道美丽好客的阿富汗就是背包客心中的最爱,可是战争让一切都改变了。从机场到市区的路上,有起飞的战斗机挡住了公路上行驶的汽车。空中飞着各式各样的飞机,地上跑着各式各样的战车,到处都是各式各样的士兵手里端着各式各样的武器。新鲜、悲伤、紧张、惊险的阿富汗之旅就这样启程了。

        20多年的战争及塔利班的统治给这片迷人的土地留下了密布的地雷,许多精美的纪念碑和寺庙被夷为平地。如今只剩下面目全非的巴米扬大佛、淘便宜货的波斯文化中心、40级台阶的ChihilZina、孤独的贾穆宣礼塔。

        败也战争、成也战争,当战争的硝烟还没有完全散尽,旅游者已经从中亚、伊朗或巴基斯坦进入到战事最为紧张的托拉博拉山区。当地部落对中国人还算友好,只要想法逃过加兹尼和坎大哈附近美国士兵的封锁,躲过战斗机的轰炸,到那里至少不会有生命危险。托拉博拉山区仍然留有本拉登和他的跟随者们住过的痕迹。复杂的山洞和掩体,如同迷宫,是本拉登出钱苦心经营的,那些都曾是庞大的兵营、宽敞方便的居住设施和大得足以跑装甲车的地道系统。

        找到拉登的藏身之处想必不大可能了,破损的俄罗斯坦克以及坠落的美军直升机残骸倒是值得一看的风景。巴基斯坦商人干错做起了贩卖废铁的买卖:炮弹和飞机所采用的钢铁质量过关,越过阿富汗边境送到废铁收购商手中时,它们仍旧炙手可热。

 

        NO.2:非洲草原野生动物大迁徒

        行程:内罗毕纳库鲁马赛马拉达累斯萨拉姆

        每年的7月中旬到8月中旬是非洲动物大迁徙的时间。纳库鲁湖边,小红鹳的羽毛呈现出朱红色,光泽闪亮。一只小红鹳飞起,就会有一大群紧紧跟随,远远看去,就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升上了天空。

        位于肯尼亚和坦桑尼亚交界的马赛马拉是世界上最好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之一。北方因连绵的降雨而孕育出新鲜青草地,芬芳的青草气味将130万原居于南面的牛羚深深吸引,使之汇聚成为动物世界最大的一组移动群体。在广袤的地平线上如浪潮般一波一波涌进来。如斯景象,也造就了独步天下的牛羚大迁徙。

        这里是动物最集中的栖息地和最多色彩的荒原,狮子、豹、大象、长颈鹿、斑马等野生动物生生不息,马赛马拉完整的生物链,使得从天上飞的到地上爬的,从食草动物到食肉动物形成了自然界完美的动态平衡。牛羚的大迁徙让那些以食用牛羚为生的野兽们也前赴后继。乘坐热气球,在宁谧平静的晨曦中,飞越忙于觅食的各种不同大小动物,飞浮于凶猛又或温驯动物之上,享受一次别类的探险旅游。温和的气候,令人叹为观止的景色,加上多的令人难以置信的野生动物,使马赛马拉成为最令人向往的野生动植物生存舞台。

 

 

        NO.3:恒河寻找生命意义

        行程:啥德瓦阿拉哈巴德瓦拉纳西

        曾经创造人类历史上著名的恒河文明的这条世界名川,被印度人民尊称为圣河印度的母亲。众多的神话故事和宗教传说构成了恒河两岸独特的风土人情。她是印度的圣河,历史悠久,有着浓厚的民俗和文化色彩,即使经过千年的文明洗礼,恒河两岸的人们仍然保持着古老的习俗。许多自古流传的神话,使印度人民对恒河母亲生起无限的怀想,烙下一个不可磨灭的情结。这一生中至少要在恒河中沐浴一次,让圣河洗净生生世世所有的罪业。

        恒河缓缓流敞而过,城市沿河的右岸而建,各类庙宇和旅馆鳞次栉比,密密麻麻挤在一起。或是各州王侯朝拜投宿的神庙宿处,或是有钱人家的宅邸,或是神庙的高耸尖塔,或是涂着原色的神像等,混杂着绵延七八公里长,没有间断。而在河的对岸,却是一片不毛之地。据说在印度的传统中左侧是不洁之地。但更有说服力的说法是因为信徒们相信在恒河中沐浴,面对旭日朝拜最为灵验。

        印度恒河最神圣的一段在瓦拉纳西(Varanasi)古城旁的河岸。沿着弯弯河流,河沿西岸建了一大片阶梯,紧接背后一大排古味十足的房屋庙宇。加上河面一艘艘小木船,浸泡于河里的信徒,岸上打坐的僧人,石阶上火葬仪式的迷烟,虚幻般的昔日情景,仿佛时光倒流了几百年。难怪瓦拉纳西被称为永恒之城。无数印度教徒,千里迢迢来到瓦拉纳西,就为了浸身于河里沐浴,尤其一年一度的沐浴祭祀,更是人潮汹涌。他们深信恒河圣水能洗脱一生犯下的罪孽与病痛,灵魂因此纯洁而升天。

恶浊的烟尘全融入了尘雾,恒河彼岸上方隐隐约约的红光托出一论旭日,没有耀眼的光亮,只是安静地上升。

 

        NO.4:喜马拉雅南坡

        行程:果阿加德满都卓姆索姆玛法小镇

        上世纪60年代,许多对现实不满的欧美年轻人从阿姆斯特丹出发,唱着摇滚,一路经过阿富汗的喀布尔、巴基斯坦的马甸、印度的果阿、尼泊尔的加德满都,最后以博卡拉作他们到东方朝圣的终点站。这条嬉皮之路便成了很多欧美人决心一生必须前往的壮行。

        嬉皮之路的终点站,卓姆索姆到玛法小镇这一段却浓缩了全部的精华。如果是开车,从加德满都出发只需要五六个小时,但如果搭乘飞机,半小时即可到达。海拔3000以上的高原,五、六级的大风,零摄氏度以下的气温,因此只有把自己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路没有想象中艰难,只是缺氧的环境下,走上著名的3300级台阶,已是腿脚麻木、气喘吁吁。一路上还能看见叮叮咚咚的马帮、歇脚的登山者和骑在驴上的老者。路过的小镇,屋舍俨然,墙壁门窗用色大胆、明艳至极,在这雪山绿树蓝天之下却显得非常和谐。

        仰望深蓝色天空映衬下洁白巍峨的雪山,这样美得令人错愕,又有一种令人敬畏的威仪,让人几乎不敢高声言语,任何的戏谑与轻佻都是一种不敬。当贪婪地看轻盈的白云、正大仙容的雪峰、深蓝的蓝天,突然,一朵云彩出现了粉红的和淡绿的炫彩。一定有人会用科学的道理来解释这只是一种光学现象,但宁愿相信,那就是传说中的

<123>
© 2007 — 关于太美 | 会员服务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使用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