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9 最诱人摄影圣地策划 - 云南马鞍底 中国的蝴蝶谷

       春夏之际,我们总会跟各种蝴蝶不期而遇,用欣赏的眼光看待这些翩翩起舞的美丽生灵。但生活在云南马鞍底的人们却很讨厌蝴蝶。这是为什么呢?

       在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金平苗族瑶族傣族自治县的红河西岸,接近越南边境的突出区域,有一个名叫马鞍底的行政乡,它与千千万万云南山区普通乡镇一样,默默无闻,藏在群山峻岭之中,不为外人所知。然而对于西南林业大学标本馆箭环蝶课题研究组的几名成员来说,马鞍底却是他们他们心中的圣地,每年的春夏之交,只要能抽出时间,这个课题组的核心成员,刘家柱和周雪松都会像朝觐一样驱车前往,观察、拍摄、记录当地发生的箭环蝶“大聚会”。
 
       
 

       误闯蝴蝶谷

       早在19985月,西南林业大学为昆明世界园艺博览园引起竹子,刘家柱一行三人开着车顺红河而下,在红河边曼耗镇听说毗邻越南边界的马鞍底乡竹林面积大,竹子种类多,决定前往马鞍底考察一番。

       此时云南已进入雨季,热带季风带来的丰沛降水把崎岖的山区简易公路浸泡得泥泞不堪。越野车慢腾腾地扭着秧歌,艰难地向前爬行,车上的人被抛来抛去。全神贯注驾驶汽车的刘家柱不时听到同伴脑袋撞到汽车顶篷发出的响声和他们的唏嘘声。4个小时过去了,车子才行进了30多公里。翻过山顶,公路两侧的植被越来越茂密了。随着海拔继续降低,举目四望,满目苍翠欲滴。一条小溪从从密林中流出穿过公路,清澈的溪水让刘家柱和同伴们停下车来,决定好好洗洗旅途风尘。

       刘家柱溯溪而上,蓦然发现一帘瀑布从密林上空倾泻而下,飞珠溅玉,森林里弥漫着阵阵雾气。刘家柱端起相机对着瀑布拍摄,突然镜头里出现一个小黄点。对蝴蝶异常敏感的刘家柱知道那是一只蝴蝶。

       箭环蝶在中国只有4个种,是一类大型蝴蝶。它们棕黄色的翅膀上镶嵌着华丽的箭环形图案,蝴蝶分类学家依据这一特点将它们命名为箭环蝶。刘家柱捕捉的这只箭环蝶,学名叫白袖箭环蝶(Stichophthalmalouisa.这种蝴蝶在云南很多地区都有分布,是森林里常见的普通碟种。刘家柱没有在意,将蝴蝶放掉后继续向前走,却发现周围的箭环碟越来越多。它们穿行于林间,上下翻飞,姿态优美而飘逸。
 
       
 

       阳光穿过竹林的空隙投射到小路边的草地上,一大群金黄色的白袖箭环蝶聚在那里,居然有数百只。它们一只紧挨一只站在地面上,一动不动。不断有新的成员从远处飞来,加入它们的聚会,聚集的群落越来越大。刘家柱正看的津津有味,突然一只大鸟带着风声俯冲而下,展开的双翼从这群蝴蝶上空划过,在离碟群不远的小溪边抓起一条绿色小蛇,转眼消失在林海之中。大鸟的出现,不仅惊动了草地上聚会的白袖箭环蝶,也惊扰了藏在林中各处的白袖箭环蝶。地上的碟群轰地一下四散飞开,林中也有数不清的蝴蝶翩翩飞舞。铺天盖地的白袖箭环蝶在林间穿行飞舞,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突然出现的壮观景象让刘家柱看得目瞪口呆,居然忘记举起相机拍照。眼前这漫天蝴蝶飞舞的景象与美洲和台湾地区报道过的蝴蝶谷十分相似,想不到云南边陲也有大量的蝴蝶栖息聚集的蝴蝶谷!

       如此繁多的同种蝴蝶个体聚集在一起的现象通常被成为“蝴蝶聚会”,它是某种蝴蝶种群数量大爆发后常见的景象。动物数量大爆发是指某一物种的种群数量在特定的时间内突然急剧增多,呈爆炸性增长。至于为什么会出现爆炸性增长的原因,则是科研人员最有兴趣研究的。这次巧遇,让刘家柱对马鞍底的白袖箭环蝶产生了极大兴趣。他和同事周雪松决定成立一个研究和拍摄小组,观察记录马鞍底白袖箭环蝶的生态习性,准找白袖箭环蝶大爆发的答案。

       庞大的箭环蝶群体到底吃什么

       要探索白袖箭环蝶在马鞍底出现种群大爆发的原因,应该从它的寄生植物入手。在自然界中,一种蝴蝶幼虫只食一种植物,要寻找箭环蝶的寄生植物,就必须弄清它们的幼虫吃哪种植物。但各种有关蝴蝶的学术著作中并没有关于箭环蝶寄主植物的记载,就连被称为中国蝴蝶巨著的《中国碟类志》,也只有寥寥几行关于4种箭环蝶的形态描述和分布地点的文字。看来要搞清白袖箭环蝶幼虫吃什么,还得下一番功夫。

       第二年春天,刘家柱和周雪松带着一大堆摄影器材和捕碟工具赶赴马鞍底。到马鞍底后,先去乡政府说明来意,受到乡党委书记普振乡长黑丽英的热情欢迎,帮助他们联系向导,详细介绍当地自然情况,并联系到金平分水岭国家级保护区马鞍底管理站的寻护员杨绍科给他们帮忙。他们了解到,马鞍底白袖箭环蝶自1992年发生第一次大爆发以来,几乎年年都准时发生,大爆发时期,到处都是白袖箭环蝶,多得让人讨厌甚至发憷。刚开始时,大家不知道如何应对,根据常识判断认为这些蝴蝶都是害虫,曾经大面积使用农药毒杀过一次。后来发现这些黄色的蝴蝶除了漫天飞舞外,对庄稼和人畜并无危害,也就听之任之了。
 
       
 

       曾书记和黑乡长建议他们先去马苦寨村附近的竹林观察。马苦寨是个哈尼族人居住的村寨,周围森林植被被保护很好。哈尼族居住的村寨通常喜欢建在半山腰,山顶茂密的森林能提供充足的水源,水经过村子后流入村子下边的梯田。哈尼族对森林、水源、梯田和人的关系有着朴素的认识,他们常说“人靠饭菜养,稻子靠水长,山上林木光,山下无米粮”。马苦寨村的民房座落在一条小溪两边。为了充分利用水能,村民在溪流上建了很多水硾房,形成十分别致的景观,小溪流出寨子后便注入了层层叠叠的万亩梯田。

       傍晚,马苦寨的村民每户做好一桌饭菜,在寨子的一个山头上摆起了长街宴,招待刘家柱他们这些来自昆明的客人。大家席地而坐,喝着哈尼米酒,吃着山中采来的野菜和当地农家食品,山寨里一片欢声笑语。兴致正浓时,刘家柱发现自己的酒杯上站着一只白袖箭环蝶,正在用它发条般的虹吸式口器埋头饮酒。刘家柱对周围的人打趣说:“你们看,蝴蝶也会吃酒!”不料他身边的村长不屑的撇撇嘴:“老师,你是少见多怪。我们这里的蝴蝶太多了!它们经常飞到我们身上,飞到家里,甚至我们去赶街时,背篓边上都站满了蝴蝶。寨子周围的竹林里,遍地都是蝴蝶。”

       这让刘家柱惊讶不已。第二天一早,刘家柱和周雪松在杨绍科的带领下上了马苦寨的后山。后山上有很大一片竹林,郁郁葱葱。竹种主要为中华大节竹(Indosasa sinica)。这是一种散生竹,由于散生,人在竹林里比较容易行走和观察。中华大节竹在云南南部的麻栗坡县、屏边苗族自治县、河口瑶族自治县、金平苗族瑶族傣族自治县等地均有成片分布,生长于海拔900-1400的低山地带,在当地是野生竹种,生命力旺盛,竹子高度能达到20左右。由于竹笋味道很苦,当地人叫它苦竹。

       无数的白袖箭环蝶在竹林中穿梭曼舞。刘家柱和周雪松盯着停留在竹叶上的几只雌性白袖箭环蝶,站在稍远处观察。几个小时过去了,它们停在竹叶上几乎一动不动。其他蝴蝶产卵时,总是翩翩飞舞,这个叶片上产下几粒卵,然后飞到另一个叶片上再产几粒卵。难道白袖箭环蝶的产卵行为不同于其他蝴蝶?他们蹑手蹑脚地走近停留在竹叶背面的白袖箭环蝶,仔细一看,果然在产卵。翠绿色竹叶背面已经整整齐齐地留下了很多乳白色的卵粒。他们数了十几枚产有卵粒的叶片,每只白袖箭环蝶产出的卵粒数都在120粒左右。刘家柱和周雪松十分兴奋,终于弄清楚白袖箭环蝶的寄主植物了。

       为了寻找更有说服力的证据,他们开始寻找并观察在竹叶上饕餮大餐的幼虫——几乎清一色都是白袖箭环蝶各种日龄的幼虫。一些竹叶下面挂着箭环蝶绿色的蛹。原来白袖箭环蝶的寄主植物就是中华大节竹。马鞍底为什么会有如此众多的白袖箭环蝶,总算找到原因之一。满山遍野的中华大节竹,为白袖箭环蝶提供了丰富的食物资源,保证了众多幼虫的食物需求。

       蝴蝶多到朝蝴蝶群挥舞一竹条,就能打中十几只

<12>
© 2007 — 关于太美 | 会员服务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使用指南